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性爱技巧  »  骚老师出来卖
骚老师出来卖
“大卫!”
  “小李!”
  小李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红中华,抽出了两根,发给了大卫一根。
  “靠!发财了啊,抽这烟了,够牛屄的!”大卫接过烟,羡慕地说。
  “马马虎虎,你现在还好吗。”小李优越地点燃了手中的烟,得意地问道。
  “唉!夫妻俩都下岗了,摆个小摊又亏本,真不知道怎么过啊。”大卫一脸苦闷地说。
  小李看着大卫这副落魄的样子,嘴角露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,“大卫哥,别烦了,走,咱们去喝两杯。”小李说着拉着大卫走进了街边的小饭馆。
  酒过三巡,小李轻轻地说:“大卫,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啊?”
  “这鬼社会真他妈的黑透了,像我们这样一没门路,二没钱,就是想打工都没门啊。”大卫举起酒杯一干而尽,埋怨道。
  “你小子这些年在干什么啊,日子过得真不错啊。能不能帮大哥一下啊?”
  “我这一行可是偏门,不大适合大哥做。”小李帮大卫斟满了酒。
  “哦,”大卫对于小李这样坦白直说不由有点吃惊。
  “其实我这一行,说是偏门也不算什么,就是逮住了也没事,一个电话就解决问题了。”
  “什么事啊?”
  “我就是帮几个女的介绍几个朋友,我提点抽头,”
  “靠!绕了半天你小子在做鸡头啊。现在一月能挣多少钱啊?”
  “也不多,一月就那么2、3万吧。”
  “靠,这还不多,那那些鸡一月能挣多少啊。”
  “一般来说,做一趟150,包夜400,碰到大款那就说不准了,一个月挣上万把块还是不成问题的。”
  “哇,你的鸡价好高啊,别的地方才50,你这么贵谁来玩啊。”
  “你也真是的,这女人就像市场上的衣服一样,三元也是一条裤衩,三百也是一条裤衩,我是专做那些大款和外来的老板的生意,哪能和那些野鸡比啊。”
  “那你手下的不用出去拉生意?”
  “不用,我都安排好的。”
  “那安全吗?”
  “当然安全,我都是用的居民房,而且还是高级住宅区。”
  “客人怎么挑鸡啊?”
  “怎么?你也想要玩啊?”
  “哪里啊,我饭都快吃不起了,哪有闲钱搞这个啊。随便问问啊。”
  “没关系,谁叫我们是兄弟啊,今天我就请你去玩一次,包你爽快。”小李说着,打开了手提电脑。打开了一个文件,“兄弟,这里面全是,你自己选一个吧,如果有兴趣来个双飞也行啊!”
  照片中全是风情万种的女人,一个女人有五张照片,一张是普通的风景照,一张是脸部近照,还有三张都是令人血脉贲张的裸体照。一个个媚态十足,下面还写着女人的花名,职业,年龄。编号。
  “没想到,老弟手下有这么多鸡啊。”
  “才一百多个而已,能上这上面的全是精品啊。”
  “这不是咱们工段的小腊梅吗?”
  “是啊。”
  “这个辣椒怎么也做鸡了啊。记得老吴那老色鬼碰了她大屁股就被她甩了一个大耳刮子。”
  “还不是要吃饭吗,不过现在她可乖巧了,让她做什么就做什么。”
  “什么都做?吃鸡巴也吃?”
  “大卫哥你可真落后啊,吃鸡巴那算什么啊,那是正常服务,不过这小腊梅的口技可是绝了。就叫小腊梅来陪你怎么样啊。”
  “那不大好,小腊梅是我老婆的小师妹,我还是换一个吧。”
  “78号也不错的。那个小老师可真是骚透了,屄水就像自来水一样,会滴下来的。她可是在家里服务的,还可以当她老公的面玩她呢。更让你带劲的是这女人喜欢做母狗,发起骚来舔屁眼也干。价钱比较贵,不过很多人愿意玩她,平时只是双休日和晚上做,现在暑假了,全天候服务。”
  天啊,竟然是她啊,原来这就是大卫的老邻居应小小。一天到晚自以为是老师,老是看不起我们这些老大粗,现在买房不住在老院子里了,原来是用卖屄的钱买的房子。你看她的照片多他妈的淫贱啊,还带着狗环,身体还用绳子绑着,骚洞里还插着一根假鸡巴。奶奶的,今天就玩她,看她怎么应付咱爷们。还要当着那王八的面操他老婆,
  大卫想到这里不禁感到胯间的鸡巴直直的发硬了。他喝光了杯中的酒,“小李,就这吧,这女人我认识,以前和我一个院子的,清高得很,今年买房买出去了。我还以为他们做生意赚的,结果是卖屄买来的。”
  “卖屄又怎么样啊,这叫一人卖屄幸福全家。况且别人又不知道,你要肯让嫂子出来做,凭嫂子那张脸,我包你一年也买房。”
  “乱说。这怎么行啊。老婆要是做这事我这绿帽子不是带大了吗。”
  “带绿帽子有什么,这年头笑贫不笑娼,没钱活死人。再说你有钱了不就可以玩回来吗。你损失一颗树,得来一片森林,你说划不划得来。况且跟我做又有谁知道啊,再说女人这个洞又操不烂。好了,我先带你去享受一下人生。你希望她什么样子出现在你面前啊?”
  “让她别穿衣服,光屁股在家等我。”
  两人来到了应老师的家,小李按响了门铃,开门的是应老师的老公小黄,小黄看到大卫不由一呆,“怎么,不认识了啊。见了老邻居就这样不让进门啊。”
  大卫突然有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。
  小黄尴尬地笑了一下,让开了路。“欢迎欢迎啊。”
  大卫走进了客厅,没见应老师便问道:“小黄,你老婆呢,叫她出来啊,我的鸡巴快爆掉了!”
  房间的门打开了,应老师全身赤裸的走了出来,一看见大卫,不由得叫了一下,双手把脸紧紧捂住,羞愧地低下了头。她不敢相信今天来的竟然是自己一向看不起的大卫。
  “奶奶的,做鸡还害羞,你以为在教室里这样光屁股啊。来,让我摸摸你的大奶子。”大卫说着用手握住了应老师的乳房,这乳房摸起来真是舒服,又大又圆,还结结实实的,褐色的奶头长长的,捏上去硬硬的。
  大卫一只手摸奶,一只手也不肯闲着,摸在应老师的阴户上。洞口的淫水不是很多,只是有一点点的潮湿,大卫可根本不管什么调情,他把手指插入了应老师的肉洞……也许少了些淫水的润滑,肉洞显得特别的紧,暖烘烘的膜肉紧紧的裹住手指。大卫的指尖碰到了应老师的阴核,用力地抠挖了起来,满是酒气的臭嘴也吻住了应老师的香唇,用力地吮吸着。
  应老师这时也出于职业性的反应,她双手勾住大卫的脖子,热情的回吻着,下体不住的扭动,鼻翼间还发出淫浪的哼声。生理本能的反应让应老师的淫穴里已经湿滑一片了。
  大卫推开了应老师,坐在沙发上,两腿一分,说道:“来,给我唆鸡巴。”
  应老师跪在大卫面前,用双手解开大卫的裤链,掏出他那发硬的充满了腥味的鸡巴。皱了皱眉头,张开小嘴伸出尖尖的舌头在龟头的马眼处舔了起来,舌头从马眼到龟头边缘一路舔着大卫敏感的部位。
  大卫感到好舒服,龟头痒痒的感觉向全身弥漫。他对在厨房里的小黄叫道:
  “小黄怎么还没拿水来啊?”
  小黄用盘子端着茶水走了出来。也许是习惯了这样的场景吧,小黄非但没有感到有什么异样,而且还有那么一丝兴奋,他把茶水放在茶几上,坐在小李的身边,和小李说起话来。
  随着应老师把鸡巴的吞入,大卫感到龟头上的感觉愈加强烈,他明显的感到自己的鸡巴紧紧的被她的双唇抿住,她的舌头不住的搅动,她的喉咙压迫着他的龟头,那种极度酥痒的感觉,让自己的脚趾头也因此紧绷,他忍不住发出舒服的叫声:“真爽,小黄你老婆的嘴可真厉害啊。舒服死人了。”
  “大卫哥,要不要操我的小屄啊,我的屄好痒啊。”应老师吐出了肉棒,用手套弄着挺直的肉棒,用妖媚的眼神看着大卫,嗲嗲地说。
  要是以往和老婆做,一般就开始操屄了,可今天不是自己老婆,他可不愿就这样停止享受,他用手按了按应老师的头,说:“这么舒服的小嘴,我怎么能不好好享受啊,来给我继续吃。”
  “真是爽呆了,小黄你怎么想到让你老婆做鸡的啊。”
  “做鸡赚钱啊,其实你不要看女人表面上一本正经的样子,心里和男人一样全想干那事,就像我老婆她,一开始还不愿意呢,现在多开放啊。”
  “应老师,先停一下,来表演个节目让大卫哥看看啊。”
  应老师又吐出了肉棒问道:“大卫哥,要不要看啊。”
  “表演节目,当然要看啊。什么节目啊。”
  “我去准备一下。”应老师直起了身子,晃着那对大奶子走进了房间。
  没一会,应老师出来了,这回可不是走出来的,是爬出来的,她双手着地,双脚微屈,屁股高高地抬起,每爬一步都发出悦耳的铃声。她颈部带着炮钉的狗环,环上还有几个铜铃,她那长长的奶头上也系着一只铜铃。每爬一步,身子还淫荡的扭动,嘴里还叼着一根塑料鸡巴……
  她爬到大卫面前的小茶几前,纵身一跃,轻快地跳上了茶几,然后人蹲在茶几上,拿下嘴里的假阳具,妖艳的晃着胸前的两座乳峰,和着铜铃声,娇媚的对大卫说:“大卫哥,以前都是小小不懂事,得罪了大卫哥,如果大卫哥不嫌弃小小,就让小小用身体赎罪吧。”
  “身体,身体的什么部位啊。”
  “小小的大乳房,小小的大奶子,小小的大屁股,小小的骚屄,还有小小的小屁眼,只要大卫哥喜欢小小,肯原谅小小,小小的一切都是大卫哥的。”
  听到应老师的嘴里说出这样粗俗的话,大卫更加兴奋了,“我要看你自己玩自己。”
  应老师的手开始抚摸自己的那对豪乳,乳房相互挤压、揉搓,并往上推,低下头舔着雪白的乳房和粉色的乳头。
  一只手逐渐往下移,滑过高耸的耻丘,抚摸着湿滑的阴唇,并把纤细的手指插进了自己的肉洞,
  半闭的双眼,淫荡的哼声……也许是手指太过细小,她拿起了假阳具,插入了淫靡的肉洞,用力抽插着,随着活塞运动的剧烈,应老师的喊声也变得大声起来。突然她绷直了身体,用力推送了几下拔出假阳具,随着假阳具一起出来的是一股浓烈的淫精喷射在茶几上。
  大卫看到了这一幕,无法想象的亢奋油然而生,他忍不住用手握住发胀的鸡巴。
  小李对小黄笑着说:“真有你的,你老婆现在真的像条母狗了,瞧她多自在啊。”
  “呵呵,以后还得靠李哥多多照顾了啊。”
  “哪里话,这是你们自己干得好啊。客人都喜欢来你们这里。”
  “来。应老师,一见你这样,我的脚丫就痒。”小李晃了晃自己悬空的脚,应老师爬到了小李面前。张开小嘴,用牙齿把小李的袜子咬了下来。接着伸出舌头舔着小李的脚丫,一边舔一边还把小李的脚趾头含在嘴里一个劲的吮吸。
  面对着大卫的是她那雪白的屁股和湿漉漉的阴户。她不住地晃动屁股,收缩着屁眼。美丽的菊纹在收缩中显出一种妖异的画面。
  “不愧是老师。就连口技也比那些下岗妹要强。”
  大卫可没那份耐心。他走到应老师的身后,伸出手指插入应老师的阴户。暖烘烘的膜肉紧紧的裹住手指,使大卫感到一阵麻木。指尖顶住阴道深处的阴核,用力地旋转,指甲刮动阴道内的膜肉。
  喜欢这样重力的应老师,感到出奇的爽快,这种疼中带痒,还有那阵阵酥麻的感觉,整个阴户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叮咬,她忍不住的用力吮吸小李的脚丫,随着晃动幅度的增加,铃声愈加激烈,在这激烈的铃声中还有那低微的呻吟。
  压抑的呻吟,清脆的铃声,强烈的刺激着大卫的耳膜,肥硕的粉臀,纤细的柳腰,雪白的肌肤更是使大卫目眩,手指被淫水湿透,指尖的那种快意更是让大卫冲动,他抽出了手指,一只手搭在应老师的腰间,一只手握住鸡巴,对准湿漉漉的肉洞用力刺入。
  陌生而又熟悉的鸡巴有力的插入自己的体内,阴道那种充满的感觉伴随着一种强烈的快感,使应老师感到奇爽无比,她摇晃着屁股配合着大卫抽送的节奏。
  狠力抽送,肉与肉之间响起了一阵阵的拍击声,一种性交的快感和那种占有的快感令大卫感到无比的兴奋,他加快了抽送的力度,一边摒住呼吸,用力抑制住射精的念头。突然他把鸡巴完全的插入了应老师的肉洞,双手捉住应老师的纤腰,龟头顶住阴核,有力的拨动阴核,发硬的阴核有如婴儿的手指一样拨动着大卫的龟头。
  应老师这时也成了淫老师了。她的嘴离开了小李的脚趾,舌头依然长长的伸出舔着他的脚趾头,还发出含糊不清的浪叫。淫水顺着赤裸的大腿往下淌。
  看着应老师的反应,大卫有种说不清的满足感,昔日高傲,而且对自己不屑一顾的女教师,此刻竟然像母狗一样趴在地上撅着大屁股,让自己尽情地操。突然他产生了一个念头,大卫抽出了湿淋淋的鸡巴,对准了应老师的屁眼,狠力插了进去。
  应老师的屁眼虽然也不是一块处女地,但也无法适应这样野蛮的插入,肛门里火辣辣的疼痛令她忍不住抬起头发出了凄厉的惨叫:“啊!疼死了,你的鸡巴太厉害了,屁眼胀坏了。”
  大卫根本不顾应老师的反应,他只是觉得,鸡巴在屁眼里格外的舒服,肛门的括约肌有力的裹住鸡巴,肉肠则包住龟头,那种紧凑感是肉穴中无法享受的。
  尤其是应老师那凄厉而又淫浪的叫声,更让他产生了一种暴虐之心。
  他弯下腰,一只手伸到了应老师那湿透的阴户,用手指摸着她的阴户口,由于肛门里插着肉棒,阴道口变的狭窄不堪,大卫的手指顺着坚硬的耻骨插入了阴户,隔着一层膜肉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肉棒。
  肉棒在屁眼里用力抽送,手指在肉洞里用力抠挖,应老师的屁眼适应了肉棒的插入后有了一种熟悉的酥麻的感觉,
  大卫这时再也无法忍耐应老师直肠带给自己的刺激,他感到鸡巴要爆炸了一样,用力猛挺了几下,趴在了应老师背上。他喘着粗气:“真是他妈的紧。”
  大卫的野性激发了应老师受虐的本能,这种近似于强奸的性交,把她的淫欲提升到了极点,她撅着屁股瘫软在地上。
  大卫抽出了疲软的肉棒,看着应老师那合不拢的屁眼和缓缓溢出的自己的精液,一种洗刷了自己往日的卑微的感觉油然而生,同时产生的是那种嫖妓的快乐感。
  小李掏出了烟,扔了一根给了大卫,“怎么样啊,大卫兄,味道不错吧,不是我吹牛,只要你大卫舍得让嫂子出来做,你就可以享尽各种美人,何况这样一来还能解决你现在的经济困境。”
  大卫坐到了沙发上,低着头,猛抽着烟,低声说道:“道理也是,可这事让我怎么和我老婆说啊。”
  “这有什么难的,只要你同意,到时我会教你怎么说的。”小李悠闲地晃着二郎腿,脸上露出了一丝奸邪的微笑。脑海中闪现出被誉为厂花的小眉那张俏丽的脸蛋和小巧玲珑的身材。那将又是一台为自己赚钱的机器。
【完】